《今日霍州》信息网

《今日霍州》信息网

南涧河记忆

来源:  作者:  人气:  发布时间:2020-9-11

段晓丽

  南涧河位于霍州城南,源起霍山山麓,河水的乳汁滋养了古霍的历史,繁养了霍州子民,生生不息,绵延不绝。

  打我记事起,南涧河由南北两坝护卫。原有一石拱桥,是连接山西南北的重要通道,石桥东不远处,就是南北大动脉南同蒲铁路火车桥。

  春天河水清澈见底,水流缓缓而过,石拱桥下水流湍急。河岸两边农民开始了春耕,一年之计在于春,春天让人充满无限的希望!河边小草冒出嫩绿的叶子,成群的小鱼在水中游来游去。小溪中米粒般大小的黑点簇拥着,日渐分叉两翼变成蝌蚪,慢慢长出了四肢,青蛙跳跃栖息于草地,享受着春天带来的快乐。夜深人静,住在河两岸不远的人家夜夜蛙声伴眠。

  随着天气逐渐变暖,南涧河的人气也在不断攀升,大人领着孩子的、儿童相伴的都一起涌向南涧河。东边上游坝底泉水如鱼吐泡,从沙中轻轻泛出,细流漫淌,汇入南涧河的溪流。过往的庄稼人、来河里洗涮的大人孩子时常掬水而饮,或将泉水灌入瓦罐或水壶,以解烦喝的难耐,甘洌沁脾,缓解乏身之困。

  儿时闲暇常同小伙伴到南涧河两边的菜地里,拾农民出剩的红薯、土豆,捡茴子白叶,或是趟水过河到涧南拾小白菜。到河里洗衣服是经常的事,看到鱼虾,不由自主想占有,稍有不慎,跌入河中,只好把衣服鞋洗了晒在干净的河滩草地或石头上,等待干爽时我们尽情的玩耍。

  南涧河最美的是清晨,农民路过用铁锹在水中轻轻一划,脸上洋溢着幸福。装满菜的独轮车,女的前面拉,男的后面推,路过都会在这里歇息,清水扑面,劳顿瞬失。望着清清的河水,听着哗啦啦的细流涌动,生活中的烦恼烟消云散。这里是我常光顾的乐园,也是夏日乘凉的胜地。酷暑的傍晚,坐在河边,望翠绿的南山,听蛙声阵阵,闲情逸致,好不惬意!偶有兴致,潜入水中,四肢扑腾,模仿游泳嬉戏,捞鱼摸蟹,趣味无穷!

  南涧河不仅是我欢愉之地,更是我和发小晨读的圣地。假日相伴,只争朝夕,不负岁月。河的北坝上,留下我们晨读的美好时光,河边留下我们谈天说地,洗衣畅谈的朗朗笑声,直到饥肠辘辘才肯收拾回家。

  夏季偶有暴雨山洪,波澜汹涌,瓜果瓢浮,木头翻滚,乱石飞溅,越过堤坝,水势汹涌,惊恐万状,淹没庄稼,悲悯农人。洪水退去,泥沙逐渐澄净,两边的风景在水中慢慢清晰起来,来河里淘菜、洗衣的人也多了起来。偶遇鹅、鸭漫游河中,忽然头潜入水中,等露出水面鱼虾已收入囊中。顽童水中玩战,浪花飞溅。有摸到大鱼、大虾、乌龟、螃蟹兴高采烈的呼叫,火车轰隆,汽车鸣笛,交相辉映,热闹非凡。

  南涧河南桥附近有莲池一片,往返荷塘,身不由己,驻足赏景,塘中蜻蜓点水,蝴蝶飞舞,荷叶上露珠滚动,荷花清新浮出水面亭亭玉立的样子使我浮想联翩,我仿若要成为荷花仙子,飘飘欲然,沉醉不知归路,误入荷塘仙境。

  秋至霜降,家家户户都要腌酸菜,那时没有自来水,南涧河人头攒动,胡萝卜、芥疙瘩摆满河滩,洗菜的人分别排成两溜,南涧河最繁忙的时节,也是南涧河将要冬眠的季节。隆冬时节,冰天雪地,河面凝固,哗啦啦的流水只能在冰下缓缓移动。

  南涧河的一草一石,都记录着我童年的美好,南涧河淙淙的河水流淌着我成长的记忆。八十年代开始,由于过度开采资源,河水渗漏,加之排污严重,河水混浊,昔日热闹的南涧河河水干涸,气味难闻,使人若即若离,再没往日的场景。南涧河的一幕幕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,也是我儿时最珍贵的记忆。

  水是生命之源,一个城市有了水才会有生机,河道通畅犹如人的血管畅通,生态环境会大大改善。霍州依山伴水,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,充分利用将是多么美丽的一座小城!南涧河是汾河的支流,汾河是山西人民的母亲河,她的涓涓细流,潺潺流水哺育了三晋儿女,修复南涧河势在必行。如今市政府下大力气,治理环境,实行“河长制”,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河流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。我们希冀往日的南涧河的美景重返霍州,南涧河生态修复重现河清水秀之真貌,让“彘水”滋养万代霍州子民。